权健与莫德斯特纠纷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elbourneasianescort.com/,莫德斯特

12 月 14 日,科隆俱乐部通过官方社交媒体宣布:“莫德斯特暂时不会跟随球队训练,他因家庭原因将返回法国,之后事宜等待进一步通知。” 而在此之前,《科隆快报》在国际足联一位发言人处得到消息,国际足联因质疑莫德斯特加盟科隆的合法性,而拒绝为莫德斯特提供出场许可。这就意味着,短时间内莫德斯特代表科隆队登场的可能性已几乎为零,但面对着每天损失 4000 欧元的现状,执迷不悟的莫德斯特又岂肯善罢甘休,他将最后的希望寄于瑞士洛桑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日前,在科隆市发行量最大的《科隆新闻报》刊文称,莫德斯特单方面表示:“权健俱乐部拖欠自己一笔为数 26 万欧元的薪金,并将就此事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未能得到国际足联的支持后,莫德斯特为何又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呢?原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与国际足联使用的法律不同,前者使用的是瑞士法,其条文规定只要俱乐部拖欠球员部分薪金,球员就有权利要求单方面解约。而国际足联的规定是,球员只有在遭遇欠薪两个月以上时,才有权利单方面解除与俱乐部的合同,而莫德斯特口中的 26 万欧元欠款还不及其在权健 1 个月的收入。

正是因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使用的法律更有利于莫德斯特的说辞,所以法国人打算去瑞士洛桑做最后一搏。那么,到了国际仲裁法庭,莫德斯特就能翻盘吗?

依照过往的案例来看,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往往充当着终极判官的角色。成立于 1984 年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简称为 CAS)是当今世界体育领域最为权威的纠纷解决机构,如今已得到了世界上绝大部分国际、国内单项体育组织的认可。在某种意义上,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可以看作是当今国际体育界的 “最高法院”。中国足球协会在其章程中就要求各会员承诺接受 CAS 的管辖并服从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出的所有终审决定,而国际足联也认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相关案件中的仲裁结果。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所裁决的案件中,像莫德斯特这样的合同纠纷不在少数。在判决过程中,位于洛桑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虽然会使用瑞士法,但一般也会坚持维护相关国际、国内等体育组织制定的有效规则。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尽量维护运动员等的权益。

案件当事人可就国际足联等机构给出的最后判决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申诉,但前提是该案件在体育组织内部无法得到有效解决。也就是说,通常而言,若中超的外援与俱乐部产生矛盾,会先由 FIFA 予以裁决,不满 FIFA 裁决结果的才可以再申诉至 CAS,这也是莫德斯特为何不在一开始就提请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仲裁的原因。在仲裁时间上,相比于国际足联,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耗时时间较短。

不过,即便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等待莫德斯特的恐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此前天津权健俱乐部总经理束昱辉已经公开表示,俱乐部并不拖欠莫德斯特任何费用。

莫德斯特当时跟我们说有一个形象代言费,但是事实上在合同里没有这个东西,而这个形象代言费是在谈判过程当中谈的,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没有形成文字,也没有形成任何协议,然后他拿着谈判过程的录像,跟我们要这个形象代言费。因为谈判过程什么话都能讲,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权健与莫德斯特争议但它不作为一个法律依据,或者不作为一个合约条款,但是他把它理解为一个合约条款。

在此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案例中,奥特加一案与莫德斯特的情况最为相似。2002 年夏天,费内巴切俱乐部斥资 900 万美元将阿根廷球星奥特加带到土超,莫德斯特但转年初,奥特加因与主帅切廷存在矛盾而擅自离队,此后他便一直跟随老东家河床队训练,并拒绝回到土耳其。2003 年 3 月费内巴切将奥特加告到国际足联,国际足联判决奥特加无故违约,需赔偿费内巴切俱乐部 1100 万美元,并全球禁赛至 2003 年底。之后,奥特加不满判决,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但因费内巴切俱乐部手握确凿证据,奥特加眼看胜诉无望,在 2003 年 11 月又主动撤诉。随后,奥特加因无力偿还上千万美元的赔偿金而宣布退役。2004 年,在奥特加与费内巴切达成和解协议后,他才得以自由转会至阿根廷的纽维尔老男孩队。此时,奥特加已被禁赛 1 年有余。

其实,对于中超球队来说,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也并不陌生。2013 年初德罗巴因欠薪问题将上海申花队告上国际足联,之后 FIFA 要求上海申花方面需支付德罗巴 1200 万欧元的高额赔偿,对此申花队表示不能接受,并声称将就此事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申诉,可之后官方并未给出该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而德罗巴也早已以自由转会的方式加盟了土超的加拉塔萨雷队。

最近一次出现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之上的中超球队是广州恒大。在上赛季亚冠小组赛客场对阵香港东方的比赛中,恒大球迷打出了争议性标语,亚足联在介入调查后认为恒大违反了相关的规定,对其做出了罚款 2.25 万美元,同时空场两场的处罚决定。接到罚单后,恒大向亚足联提出了上诉,但亚足联维持了这一处罚,随后恒大俱乐部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仲裁,并获得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支持,最终免于受到空场比赛的处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